ADMIN TITLE LIST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hurt city


傷城,顧名思義即為傷心的城市,兩段傷心的往事,兩個個性截然不同的刑事共同述說一個哀傷又美麗的故事。

劇情很簡單,阿邦意外失去與自己生命逐漸無法溝通的情人之後,才發現自己早已習慣身邊有人的生活,才體會這樣的傷痛有多重,從此迷失在酒精之中,直到一位天真爛漫的啤酒女郎進入自己的生命之中,治癒了破碎的心;阿頭看似有著美好的生活,有著受眾警察弟兄景仰的地位,還有一位深愛自己的老婆,公私之間似乎都能夠有著很好的掌握,然而他卻有著比阿邦更深的傷痛,那是兒時全家遭逢變故,甚至連自己的身份都必須捨去的痛,為了報仇而接近自己的老婆,直到作出了無可挽回的錯事,才知道自己又再次親手把自己的心給撕碎了一次,就像當年的殺人兇手。

基本上我十分喜歡這個劇本,尤其可以從很多細膩的小台詞看出編劇很努力在經營阿邦與阿頭兩者性格上的對比與落差,阿邦之所以傷心,是因為他無法輕易表露自己的內心情感,所以他無法與自己所愛的人溝通,明明是在意的,卻只能透過給錢這種愚蠢至極的行為來透露自己的想念,喜愛說笑更是為了掩飾自己內心的真實樣貌;阿頭與阿邦最不同的地方就是他能夠隨時的表露自己的感情,對妻子的摟摟抱抱、甜言蜜語,甘願花錢宴請弟兄,態度迷人而容易親近,阿邦與阿頭的共通點就是,兩者對自己的真實內心總是遮遮掩掩讓人摸不清,也因此這兩人才會成為彼此最好的朋友。

劇本最讓我喜愛的部分是,兩人都在同時進行一種心碎的修補工作,可是不同的態度以及遭遇卻讓兩者的結局大不相同:阿邦透過追查自己老婆所等待的人開始,在過程中認識了可愛的女郎,沒有心眼而且敢愛敢恨的態度讓他的內心逐漸軟化、癒合,最後他發現妻子自殺的原因,居然是因為她的情夫在約定見面(談論墮胎)的當天,情夫並沒有到場赴約,更驚人的是,情夫之所以失約,正是因為趕路的過程中發生重大車禍而昏迷不醒,阿邦在大醉一場之後,開始照料昏迷的情夫,這是一種恕,也是內心復原的象徵。

阿頭卻是難以忘懷抄家之恨,透過報仇來填補自己內心的坑洞,於是他利用妻子來接近仇人,本該完美無缺的計畫,卻在最後一刻出了差錯,妻子與仇人並非真實的父女,在賠上了無辜的老婆性命之後,他再一次重重的敲碎了自己的心。

兩個男人,兩個女人,一對代表的是愛、包容與信任;另一對代表的則是恨、復仇與猜忌。

鏡頭以及音樂的渲染力也很強,很多鏡頭透露出來的美感以及淡淡的哀愁都會讓人不禁心頭一緊,阿邦與不明人士的那場追逐戲也表現出很強的張力,如果要說有什麼比較不妥之處,大概就是某些運鏡手法使用的太過頻繁,連對運鏡外行的我都會突然意識到這種很刻意的手法又再次出現了,造成我短暫得出戲,不過這齣戲真的作了很多漂亮的視覺暫留,值得細細品嚐。

這部電影有好的劇本、好的運鏡、好的攝影,卻依舊顯得有些力道不足的主因,很遺憾,我必須把責任歸咎於金城武,其實並不是說他演得很差,基本上他表現的已經相當的中規中矩了,可是阿邦這個角色外顯的雖然必須是壓抑的,內心應該有很多層次的感情在跑:寂寞、悲傷、憤怒等等,他說的笑話也應該表現出「強顏歡笑」的感覺才會有意思,可是在這方面金城武卻顯得有些差強人意,他的表演總給我一種太過安全而放不開的感覺,就像最後他跟阿頭攤牌那場關鍵戲的醉,我也無法相信他喝了很多酒,表演不夠細膩使得金城武無法撐起阿邦這麼一個深度的角色,其實對這部電影來說是有點可惜的。

梁朝偉的表演真的無話可說,細膩而且充滿力道,最後發現殺錯人時候的那種不安,雖然沒有透過語言,光看著那張臉也夠讓人感到坐立難安了,很傷心的說著:「我還想要幾條新內褲。」時,那種感覺更是難以形容,明明是在說笑,可是卻也讓人感到惆悵。

總的來說,這部片雖然沒有【無間道】那種對決的肅殺之氣以及張力,可是卻有著另外一種截然不同的心碎,兩者根本無法相提並論,這部片著實讓我好好的享受了一個淒美的故事,看這部片別想太多,就全心去感受導演所建立的氛圍吧。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21grams


說人死的時候,體重會消失21克,如果這21克就是靈魂的重量,那麼,生命是否就像這21克一樣,只值得跟五枚硬幣一同放在天平之上相提並論?

對我來說,死亡對於已死之人來說,似乎已經沒有意義了,畢竟,我們無法得知已逝的人們的感受,也無法擅自幫他們詮釋「對死亡的看法」,就像那憑空消失的21克一樣,再也無法挽回。然而,對於被遺留在這世上的人們,這21克卻來得比什麼都還要沈重。

【靈魂的重量】透過三組遭遇截然不同的人們,表現出三種生命最沈重的傷痛,乍看之下彼此似乎毫無關連,實則眾人的命運是緊緊的交織在一起。心臟衰竭,人之將死的數學教授,他所面對的是「死亡」所帶來的未知的恐懼,在剩餘的生命當中找不到意義,意外的重獲新生之後,生命的意義似乎需要轉移至使得自己獲救的那顆心,明知追根溯源沒有意義,卻還是說服自己:我必須這麼做。究竟是同情心作祟,抑或是為了讓意外獲得救贖的自己也能夠拯救他人?

數學教授的女友無法面對即將失去愛人的壓力,於是她渴望能夠懷有愛人的孩子,對教授而言,那沒有意義,因為已經無關乎他自身的生命,對於女人自身來說,那讓她能夠透過愛這個孩子來轉移自己的注意力,同時,也代表一種生命的延續,但是這對於孩子來說是否公平?還是這只是大人們的一廂情願?

突如其來的車禍奪走了Cristina幸福的家庭生活,從此她的腳步變得沈重,只能透過毒品讓自己的腦袋恢復輕鬆,失去了摯愛的小孩與老公,那從世上消失的63克重,對於Cristina來說,那代表的是她自身的整個生命被淘空,直到教授出現在她面前,那是寂寞難耐的轉移?抑或是生命的另外一個遷徙?而那強烈的復仇心,是滿足自己無法接受真相的內心?還是想透過加法來至少彌補個21公克的心?

將自己的生命毫無保留的獻給上帝的前科犯,指責不經世事的少年混球不懂的動腦,這樣的對話出自於完全倚宗教觀念生存的自己,更顯得諷刺,在意外奪走三條人命之後,罪惡感讓他再也無法面對自己的家庭,被撞得粉碎的是別人的靈魂,也是自己的生命,最後的自我放逐是否就是對他人的負責?捨棄自己的性命是否就是真正的解脫?

這部片如果不是採用這樣時間軸錯亂的方式來呈現,它不會有意思的,也正因為這樣的說故事方式,我們預先知道了悲劇的結局,也因而期待了三方的交集,隨著線索一點一滴的建構起來,我們反而對於三方的交集感到於心不忍,也開始思考宿命因緣:如果孩子們繼續把飲料喝完,如果前科犯的朋友沒有叫住他,如果生命沒有在此時結束,如果生命就在此時畫下句點,一切生命的意義是否會改變?

21克,對死去的人來說,很輕;對活著的人來說,那是永遠無法卸除的沈重。


batman begin


對蝙蝠俠一向有著一股特殊的情感,畢竟傑克尼可遜的小丑曾經讓年紀尚輕的我差點哭著叫不敢,那真是一段美好的童年回憶,後來年紀稍長之後接觸了經典的蝙蝠俠動畫,從此愛上了蝙蝠俠。

蝙蝠俠一二集則成了我兒時印象最深的電影(與靈異七殺、剪刀手艾華一樣的令我難忘,長大後才發現,四部裡頭有三部是提姆波頓的影片),隨著歲月的流逝,我對小丑、企鵝先生、貓女等角色的印象是不減反,甚至在第三集上映之時,惡夢再次浮上我的心頭,揮之不去那小丑噁心的笑容。

然而,我卻記不起布魯斯維恩的臉,在第三集的時候,我甚至察覺不出布魯斯維恩已經換人演出了,而如同鬧劇一般的第三集,我從來沒有從頭好好的看過一遍。由阿諾擔綱大反派的第四集我倒是進戲院把它給看完了,因為當時年紀也不大,看不出來有什麼大問題,但是我隱隱約約的感覺到,這已經不是令我「魂牽夢縈」的那個蝙蝠俠了。

蝙蝠俠的電影一直有個問題,那就是身為主角的蝙蝠俠跟那些如同妖魔鬼怪的對手比較起來,太過於沒有存在感,更罔論那褪下面罩的企業小開布魯斯大少,甚至在我的惡夢當中,蝙蝠俠往往都是被小丑以及雙面人整死的一方。

蝙蝠俠之所以缺乏存在感的理由很簡單,因為他只是個符號,就像高譚市一樣是個符號,是正義的化身,打擊罪犯的表徵,沒有什麼人會在意他的真面目為何,企業小開總是沒有精神病患來的引人注目。所以電影的導演們也樂的不去注目我們的英雄的真面目——病態的城市病態的兇手配上夜中的一點光明,這才是觀眾所在意的。

而《蝙蝠俠:開戰時刻》則完全打破的這些規則,這部片之所以精彩,就在於整個劇本關注的焦點從「社會病態的象徵」轉入「英雄的內心」,這是多麼令人感到意外!於是高譚市不再是個架空的都市,我們完全可以相信這樣的高譚市很有可能就是你我所居住的都市,高譚市的腐敗、不平等、灰暗等等,正是這個世界每日所見的事物,不再像以往完全是一種風格化、象徵性的高譚市。

蝙蝠俠之所以為蝙蝠俠這件事在本片也作了相當棒的詮釋,當布魯斯說出他想成為一個原始而充滿力量的符號時,我不禁想起前四集的蝙蝠俠,只是,前四集的蝙蝠俠對我們而言是一種符號,這一集的蝙蝠俠對高譚市的人民是一種符號,對我們來說,則是活生生的人物,我們在前四集看到的是戴著面具的超人英雄,在這一集看到的是面具底下的無名英雄,他會憤怒、悲傷、緊張、恐懼,跟凡人一樣同時有著高度正面以及極度負面的心態,這麼多層次的情感是以往那位大蝙蝠(根本不像人)所沒有的,也因此我們會更喜愛這位布魯斯,就像劇中的市民喜愛蝙蝠俠一樣。

另一個令人感動的部分是,蝙蝠俠的裝備以及高強的武藝全都有了充滿現實感的註腳,源自東洋武術的潛行、飛鏢、拳法等等,都讓小時候極為熟悉的幻想英雄變得更貼近你我;吸引蝙蝠的超聲波發射器更是讓我感到目瞪口呆,原來,這不只是噱頭,虛張聲勢、引爆對手心中的恐懼、長期鍛鍊的肉體武器,這,才是真正的蝙蝠俠。

蝙蝠俠的恩師好友們更是為這部片收了畫龍點睛之效,不管是武藝傳授的忍者大師、亦僕亦友的阿福、提供武器的福克斯或是尚未當上隊長的高登警官,透過這些人與布魯斯的互動,更加建立起布魯斯這個角色的性格。如果要說本片有什麼缺點的話,大概就是身為英雄啟蒙人的忍者大師作為最後敵人實在是不夠精彩,導演對武打場面的掌握度也不甚理想,但是這完全無礙我對於本片的喜好。

當英雄不再只是帥氣的象徵,當英雄不再只是神秘的化身,英雄只會變得更堅強,更吸引人,期待第二集導演能夠帶出充滿性格的反派,與布魯斯來場精彩的決戰。


wits

君子報仇,三年不晚;革離墨攻,十年不短。我是在三年多以前接觸原著漫畫的,當時這本漫畫所帶給我的衝擊不可謂不小,其貌不揚的墨家子弟,引領著眾農民守護著殘破的小城,墨攻,讓我看到了古代戰爭的可能性,在寫實以及幻想風格之間遊走也是原作相當大的魅力。

然而真正讓我篤定進戲院一窺究竟的,並非由於原作的美好,而是導演張之亮那難能可貴的十年的堅持,有多少創作者能夠在十年間全心投入一個如夢一般的創作,特別是古裝戰爭題材在這近幾年間已經被拍爛了,論場景,梁城哪敢高攀黃金城;論場面,雜魚怎能抗無極?那麼,到底是什麼支持他堅持走下去?我想,電影裡頭一定有答案。

撇開原作不談(我在看電影的當下也盡量不去回想原作的場景,就怕犯了改編上的心情期待落差),這部作品的完成度相當高,梁城的場景、平民的裝扮、重點的戰爭場面、策略的運用等等,都讓人覺得十分滿意,也充滿說服力(除了最後的熱氣球特攻以外),而鏡頭所引出的情感渲染力,以及音樂搭配畫面的精準度全都有一定的水準,川井憲次的音樂也為很多戰爭場面色不少。

然而,或許是野心太大,也或許這就是改編作品難以跨越的牆,這部作品最大的致命傷竟是太過雜亂,許多的段落分開來看都讓人在當下能夠感受到強烈的衝擊,統 整起來卻讓人的情緒不停的遭受打斷,上一秒我還沈浸在無謂屠殺的震撼當中,下一秒我居然就要被迫去思考眼前的女人該不該愛。

混亂不止在情緒線的一致性上面,劇本的焦點也略顯得模糊,看得出來導演很試圖想要在劇中討論一些信念的議題,然而,大愛焉能與小情一同置於同一層面來思考?人性的自私以及生命的可貴,又該以何者為大體?在魚與熊掌皆想兼得的情況下,沒有一個議題達到其應該留存於觀眾心中的強度,全部都成了過眼雲煙,隨著劇情的推移,角色的話語而消失殆盡。

還有角色的建立也十分的可惜,很顯然的,革離以及巷淹中本來可以成為國片史上最經典宿敵的其中之一,然而,角色過多卻讓兩者的對決顯得無力雕琢,梁適的心態轉折、子團的才能表現、逸的癡情豪快、蔡丘的全心信任、挖洞人的悲哀捨身,全部都必須塞在這兩個小時以內來呈現,而原作光是蔡丘的性格就花了約一本的篇幅做雕琢,這樣豐富而大量的角色,使得全部都造的不深,結果,各人為了快速表明自己的個性以及態度,全部都只能透過台詞來告訴觀眾,聽他們之間信念的述說還真是令人不耐。

試想,革離以及巷淹中的沙盤推演是多麼精彩的一次會面,兩者的對立、相惜全都看這次短暫的會面,可是電影中卻像是趕場一般,草草了結;梁適由痛惡轉變至敬佩,甚至願意追隨左右的中間轉折也缺乏事件來建立,直到梁適死前,我甚至還懷疑其別有用心;逸角色的薄弱更是讓人難以忍受,特別是逸的戲份又多,在這樣殘酷而原始的戰爭之中,兒女情懷處理的並不動人,甚至破壞了革離此一角色用心經營了一個多小時的個性,與整部片的調性也十分的格格不入,算是打斷情緒的一大元兇。不過梁王倒是意外的出色,貪得無厭的嘴臉、自私自利的貴族性格、殘虐無道的手段都讓人覺得心寒,可以說是整體劇本表現最佳的部分。

再來不得不提的就是演員的表現,最大的問題就在於兩個外國人,梁適的表演方式與其他人大相逕庭,過度誇張的臉部表情、情緒搭不上的配音演出都是影響我觀賞本片的部分,我並非厭惡韓國人,試想,將劉華丟進一個全部都是韓國人的電影,然後再配上韓語,造成的效果應該就跟安聖基這次的狀況一樣才是,幸好最後與革離的對手戲稍微挽回了一點顏面,不然我還真不知找他的理由為何?挖洞人就更糟了,我剛沈浸在革離捨身保護無辜的性命的行為之中,馬上我就得忍受那種外國腔的娛樂效果,這分明就是呼觀眾一巴掌。

整體而言這部片很優秀,同時也很雜,段落之間的配合以及銜接都顯得操之過急,好不容易被勾起的情緒都往往被突如其來的發展給打斷。十年的時間不短,這樣的成果或許未盡完美,但是我依然期待像導演張之亮這樣的傻瓜能夠再多幾個,畢竟,這代表的是一種創作的決心以及毅力。


Mystic River


個人觀賞作品的習慣往往比較依自己的直覺觀感,放任自己去感受直接的精神衝擊,可能是強烈轟炸的視覺暫留;可能是渾圓飽滿的角色情緒;我更在意的是當下立即而駭人的情感共鳴。至於還要待觀影結束的一番事後諸葛才能感受其優秀與美好,對我來說就不免感到些許煎熬。

【神秘河流】無疑是一部相當優秀的作品,無可挑的攝影技巧、深受奧斯卡肯定的兩位主角、還有國寶級的克林伊斯大導,光看演員們彼此之間的演技較勁就足夠讓人今晚多吃下三碗飯,然而,這部片子整體而言對我來說卻有隔靴搔癢的感覺。

全片以一個相當驚人的兒童性侵事件為開端,對在場三位小孩的人生埋下人性缺陷的定時炸彈。這似乎是本片的初衷,也是題材重心所在。Jimmy身為改邪歸正的地方角頭,以家庭為重的心理也透過岳父的描述展現在我們面前,性格壓抑而帶攻擊性,頑固而不善於表達內心的真實;Sean全心投入緝兇工作,離家的妻子(也許)透過無聲的語言對他控訴;Dave是劇本展開的重心,也許是小時候的陰影太過沈重,使得他的身體總是蜷曲,陰沈的表情拒人與千里之外,其實只是害怕再一次的傷害。我特別喜愛提姆羅賓斯的演出,他將Dave那種無奈、驚恐、無處可躲的內心情感漂亮的糅合在外在肢體之上,令人難忘。

然而或許是我涉世未深,或許是我資質弩鈍,Jimmy以及Sean的性格養成與他們所目擊的恐怖事件的關連性,讓我百思不解,片中在一切塵埃落定之時,Sean對Jimmy所言,他們總在那陰暗的地窖裡徘徊,無法掙脫,這是很有意思的論點,可是對照全片的事件來看似乎又缺少一點連結:Jimmy為了對自己痛失愛女的憤怒尋找一個出口,為自己所找的片面證據下了一個確切的定義,進而傷害無辜的Dave;Sean與另外兩個主角相較之下顯得薄弱,只能從劇中看得出他的辦案並非十分中立,卻也沒因此鑄成大錯,而這些展開似乎都沒有跟開頭有著緊密的結合,最後兩人的對談不免讓我有些錯愕,也讓我作噁:真正受到惡夢糾纏的Dave從來沒有利用這件事把自己的行為以及罪行給合理化,只是默默承受著,卻由兩個旁觀者來為整個事件下註腳,這種感覺真的十分的詭異。

也許導演所要呈現的,就是這種無關的他人利用可言的事件來為自己的行為合理化,把一切的錯誤推給某一個不屬於自身的痛苦,進而傷害他人,這部片或許有著他的時代以及地域價值(註),然而在隔一片汪洋的我的眼中,卻無法感受到共鳴,也許這就是時代以及文化間所存有的差異性吧。

至於片中的各種象徵性的符號(Jimmy身上的十字架、在家中的國王地位、掩蓋一切罪惡的神秘河流、吸血鬼與狼等等),我似乎也就提不起興趣去重新檢視了,畢竟這對我來說,還真是拒我於千里之外的神秘河流。


註:我在Ptt電影版的精華區裡,拜讀了一篇談論劇中各種意象與美國近幾年的符號連結性,讓我覺得茅塞頓開,也看到一些有趣的看法,然而十年二十年後,這樣的作品反映時代的控訴,還能夠對新一代的觀眾產生意義嗎?這是我所思考的。



| HOME |

Design by mi104c.
Copyright © 2006 MOVIE & ACG NEVERLAND, All rights reserved.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