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MIN TITLE LIST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看了三分鐘,畢竟這東西最近很紅,我怕跟不上時代所以看了一下,我覺得阿,說那群什麼澀會美眉背、腦殘、想紅,似乎有點太給他們戴高帽了,反正這東西既然會紅,那不就表示社會機制以及價值觀選擇了這群人嗎?不懂幹嘛有人愛看又愛罵的,然後拿人家超短裙來意淫還說人家淫蕩不能移,在我看來,他們只不過是把現今年輕人私底下的口無遮攔、傻理傻氣、外貌協會給擺到電視上去而已,覺得他們低俗到不行,幹嘛不先反省自己有沒有比較高級?

我只對那群女孩感到汗顏,我光想起自己大一大二有多麼的低能白爛,就不禁覺得人生了無生趣,當她們三五年後想起自己如此的在電視機前面快樂的耍小白,會不會想要直接打開窗戶飛向未來?

不過,也許三五年後,她們依舊沈迷於歡樂的表現自己輕盈的體態,以此經歷自豪也說不定?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the illusionist


經過【頂尖對決】這番驚人的魔術對決的陶之後,我很好奇同樣題材包裝,在美國卻是早先上映的【魔幻至尊】(奇怪,本來不是說要翻【奇術師】?)是否也有同樣緊抓觀眾目光的驚奇?

其實這部片要不把它拿來跟【頂尖對決】相提並論實在是有些困難,首先兩部片的時代背景相近,包裝也如出一轍,甚至就連謎題的揭曉也都少不了精美的變裝老頭,最慘的是,兩個導演都不約而同的採用倒序手法作為開頭——為什麼慘容我稍後詳述——撇開這些不談,這兩部片雷同的地方幾乎可以說是一點也沒有。

【魔幻至尊】描述的是一場跨階級的戀愛故事,家具工人的兒子與貴族女孩的相戀,在那樣的年代裡面,這樣的組合注定要被拆散,於是我們看到精通戲法的少年在面對心愛的人被強行帶走前所要求的「把我們都變不見」時所遭受的無力感,因此離開故鄉,走遍世界,將自己的心思完全放在「真正的奇妙」之上,沒想到當他學成歸鄉的時候再次遇見少年時的初戀情人,本來已打算死心的自己,在得知情人的未婚夫的真面目之後毅然決然下了一個決定。

我想劇情介紹就言盡於此,畢竟這部片我還是站在「值得一看」的立場上來推薦,講白了就沒意思了,我也必須承認在電影放映的過程中我打了三次哈欠,但是最後謎題揭曉的時候也著實讓我的精神抖擻了起來。

這種經過長時間鋪陳,最後一口氣將伏筆爆發的電影最需要的就是將自己的情緒完全投入才能夠享受這美妙的瞬間,然而我必須說這部片可惜之處就在於對於吊觀眾情緒的懸念鋪陳的不夠高明,關於這種手法的運用我想我就直接拿【頂尖對決】來談好了,首先在觀賞【頂尖對決】的時候,我相信在場的觀眾無不期待休傑克曼破解那神奇的瞬移術,而克利斯丁貝爾也在劇中一再地重複同樣的手法,那是一種「虛」與「實」之間游移的高明魔術,即使最後的謎底竟是如此的單純,然而【魔幻至尊】的靈魂之說太過明顯是「虛」的手法,變得讓觀眾很難想去猜透,而只是單純在等劇情的推演來給我一個合理的解釋,不過幸好編劇選擇避開合理的解釋魔術
手法,反而只是單純的作為一個過場所必須的演出,這倒漂亮的讓觀眾的注意力轉向了,只是中間的過程會讓觀眾少了一種參與感,我想沒有人會期待探長查出些什麼。

其次就是探長這個角色的性格不夠鮮明,可是卻佔了很大的演出篇幅,他的存在會讓觀眾覺得他只是一個十分功能性的角色,因為他身為探長所以必須追查真相,少了如【頂尖對決】中休傑克曼的那種對於真相的偏執導致最後人格的扭曲,在這方面劇情的層次又少了那麼一點。至於我在開頭說很慘的本片也選擇了使用倒序手法這一點,乃是因為克理斯多夫諾藍實在是個剪接鬼才,跳躍式的序事手法正是他的拿手好戲,相較之下【魔幻至尊】只開了個頭的倒序法就相形失色許多。

這部片最可惜的莫過於之後馬上出了一部【頂尖對決】蓋過其鋒頭,不過艾華諾頓的演出令人讚賞,舉手投足間流露的神秘以及邪氣都掌握的很好,本片我依舊推薦,只是不妨放心一點去欣賞,別抱太大的成見,【魔幻至尊】依然是不錯的選擇。



| HOME |

Design by mi104c.
Copyright © 2007 MOVIE & ACG NEVERLAND, All rights reserved.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