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MIN TITLE LIST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taxi driver

前一陣子美國發生的「韓國學生瘋狂大屠殺」事件讓人記憶猶新,透過各種媒體的報導與側寫,我想他所做出的行為應該與種族無關,那是一種貼近人心底層的暗面,自閉、憂鬱、狂躁等各種精神上的壓迫,當這些負面的能量被堆疊到極限的時候,生命總要尋找一個出口,於是慘劇就這麼發生了。

早在三十多年前,馬丁史科西斯的【計程車司機】就已經為我們實地演繹了「當精神緊繃到極限時的毀滅力量有多麼可怕」這件事。

崔維斯他狂躁、失眠,每天除了工作之外沒有其他的生活目標,然而縱使他將自己的體能逼至極限,努力超時工作依舊無法入眠,觀賞色情影片便成了他生活中唯一的娛樂,他總覺得,他所處的世界是一堆大便,老天爺應該下一場雨將所有的垃圾給清除乾淨,所有在自己眼前瀰漫開來的五光十色全都是罪惡,但是他卻從來不認為自己的腦袋才應該要好好的沖洗一番。

到底是環境太爛配不上自己,抑或是自己主動與世界產生隔閡?很多時候,錯誤只在一念之差,當他把自己看得比所處的城市還高尚時,他就註定要孤獨一生。

崔維斯至始至終沒有察覺自己思想上的偏差,反而越來越將自己的自閉怪罪給整個大環境,一步一步的往自己所設好的牢籠深處前進,然而像他這樣的人最可悲的,莫過於他們從來沒有失去希望,也無法撇清自己內心對於碰觸他人的渴望。

他對於貝茜的追求與渴望是這麼的清楚明白,因為在他自閉的世界觀當中,就是工作、就是性、就是色情電影,那些就是一切,他不懂得如何生活,如何與他人的生命產生精神上的連結,世界非即白,簡簡單單,清清楚楚。

當他被否定了之後,世界似乎也開始扭曲,正因為自閉,所以無法察覺錯誤的癥結點不在他人身上,而是出於自己的內心,他妄想肅清一切,在心中塑造一個「絕對至上」的「自我」,自己所得不到的一切,都是不該存在的邪惡。

拯救雛妓成了一個開關,一個讓自己內心的「正義」啟動的鑰匙,最後他毀滅了他人也毀滅了自己。

本片的劇本相當優秀,表面上我們只知道崔維斯患有嚴重自閉與妄想症,但是從各個瑣碎的片段來看(不斷的提及崔維斯光榮退役、參議員哈維斯的政見提及越戰、貝茜開的玩笑提到斷指的售報員等等),崔維斯應該是得了退伍軍人症,就像藍波一樣,把心遺留在越南。

【計程車司機】的節奏相當緩慢,然而每個小事件的推演都讓我們更確實的瞭解崔維斯內心的空虛與無助,心情不由得漸漸沈重了起來,當他看著電視劇中人說「我愛妳」,渴望愛卻由無法愛讓人心酸不已,寂寞使人發狂,憤怒使人滅亡。

不過我必須挑明著說,本片的結局毀了導演苦心鋪陳的一切,當崔維斯的憤怒累積到頂點時,他所做出的無可挽回的毀滅性行為竟意外的讓他成為英雄?我很難將這樣的結果視作一種嘲諷,反而比較像是一種「當憤怒得到適當的發洩時,一切都將很美好」的結論,我想,應該是當時的時代風氣無法接受太過負面的結局吧,畢竟電影總是被當成一種幻想的體現,但是當三十年後,我們審視現實中發生的校園慘案,我們還能夠對憤怒的毀滅能量存有美好的幻想嗎?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Pan’s Labyrinth

不太能夠想像,一個沒有謊言沒有痛苦的世界會是個怎麼樣的世界?世界會因此而美好,眾人安居樂業,如沐春風?聽起來不錯,但是要招呼我去住的話我想就免了——我還是覺得人性就是因為缺陷而美好。

如果這樣的世界真的夠有趣的話,故事中的小女孩為什麼要跑出去呢?

故事背景發生在1944年的西班牙,正值內戰末期,人類因為戰爭而瘋狂,殺掉與自己理念不合的人似乎是天經地義的事,沒有人會去理解對方是不是有家室,是不是有人在等著他?痛苦、殘忍、絕望就是一切,這就是戰爭的可怕。

小女孩把自己埋進童話故事的書本當中,因為童話的世界沒有痛苦,沒有謊言,她不能理解大人們為什麼要互相殘殺,不能理解母親為何需要再度改嫁,不能理解上尉內心的要求與渴望,對她來說,現實是疏離的,而童話,才是真實。

所以她對來路不明的牧神言聽計從,只為了趕快脫離這殘酷的現實。

小孩子普遍會用兩種態度來面對自己所無法理解的大人世界:一種是覺得世界上的某個角落一定有著完美無缺的幻想桃源鄉存在;另一種則是希望自己能夠快快長大,彷彿只要長大了,世界就會因此而美好。我認為,第一種孩子是幸福的,因為他們還能相信很多古靈精怪的幻想事物。

【羊男的迷宮】最令我欣賞的莫過於「虛實交錯」的情節切換,一邊的小女孩進行著牧神所下的闖關指令,另一邊則是披露人類最原始的殘暴本性,兩相對照,一邊是幻想,一邊是現實;然而,童話真的永遠都比較美好嗎?看看那醜陋殘暴的「手眼怪」、咄咄逼人的牧神、吸允鮮血,傳說中硬是連根拔起便會發出殺人慘叫的曼陀羅,這些闖關任務似乎也成了女孩的「震撼教育」。

最後女孩的靈魂得以回歸地底世界,我不認為這是由於幻想世界靈魂本質的美好,而是女孩經過一趟人世間殘酷現實的洗禮,才能夠做出如此純粹而偉大的選擇,人性因為磨練而更加美好,我是這麼認為的,畢竟沒有承受過痛苦,我們就沒辦法同理他人,莎士比亞說的好:「沒受過傷,才會取笑別人的痛處。」

然而本片我覺得有些可惜,我認為角色應該要再刪減一點,我看得出來每個角色內心的需求與掙扎,但似乎都未臻完美,很多時候我會覺得「阿,怎麼這樣就沒了?」,有些情節鋪陳應該可以在多加著墨,卻似乎一晃而過,像是母親對於寂寞的恐懼,愛情的渴望;上尉內心對於情感的真意到底為何?不願多談是為了維持形象,還是另有想法;磨坊女人對於夾於兩方之間的掙扎,對於生的渴望,這些都是很不錯的題材,卻多半隨著情節的發展一晃而過,讓感動才剛在我內心萌芽,卻又得不到滿足。

如果有一天,人與人之間不再有謊言,不再有痛苦,這個世界還會有光明的存在嗎?


final fantasy XII

現在遊戲累積時數約25小時,本來感想這種東西應該是要等到全破之後在來打會比較中肯一點,不過既然是感想,要中肯幹嘛?而且有些東西實在是不吐不快,尤其是當我手上握著PS2搖桿,眼睛盯著太XII的劇情動畫,腦中卻想著太VI的歌劇院劇情的時候——我在想到底是遊戲不好玩,還是我是個冥頑不靈,拖著阪口博信的包袱在陽光底下亂走的無主幽魂?

我先挑明著說,我從太VII以後就再也沒玩過太空戰士,而且全破的只有手滑按到召喚壺結果一不小心跑出奧丁來把最終頭目一刀兩斷的太V——這又是個讓我一輩子難忘的遊戲經驗了——然後最喜歡的,是打到最後迷宮放棄的,太VI。

如果你問我說太XII好不好玩這個問題,我會毫不猶豫的叫你馬上去玩,當魔物獵人玩也好,遊戲性這麼高的RPG我還真的是沒玩過,可以說是一打就迷上了,可是隨著攻略進度的推進,我越來越覺得麻木,甚至空虛,總覺得好像少了一點什麼?

遊戲一開頭的動畫馬上吸引我的目光,壯大的場景、麗的特效,總覺得這就是極致的感覺,故事開場的相當有魄力,好的開始是成功的一半,而且全新型態的戰鬥方式也讓我玩得不亦樂呼。

但是玩到了王墓之後,我開始覺得不對勁。

看著貴到翻天的技能、法術、裝備,我盤算著該花多少錢在哪些物件上面才能讓遊戲的推進順暢一點——我一向只求流暢度,而不喜歡因為「挑戰」耗掉過多時間——但是當我再度往前推進的時候,又是貴到翻天的技能、法術、裝備,然後為了賺錢養家(?),我試著去打討伐任務,結果碰了個大釘子,這時候我才發現,打寶、賺錢、凹裝備在這款遊戲當中佔了多大的比重。

這種感覺,實在是很「網路遊戲」。

到了一個新的區域,不斷的重複機械性的動作,好膩,真的。當然遊戲的設計方式已經十分的有趣味性,讓人在重複的過程中不會覺得太過煩悶,不過看著花了一兩個小時不停打的寶物,居然在路過的時候順手一殺的時候掉了下來,這個時候真的是會讓人不禁感嘆,我之前的青春到底花到哪?

接著打到第二隻召喚獸頭目的時候,我差點想翻桌,總覺得這種強度設定會不會太古怪了一點?前一隻頭目一個必殺技連攜就送他上西天,我連他會幹嘛都不知道,怎麼接下來這隻頭目的強度一整個向上翻了數倍?

說到這裡我也不得不談一下這個必殺技系統,這是整個太XII我最不喜歡的系統,我喜歡必殺技有種決定技的感覺,可是當華麗的必殺技被不停的連續大放送的時候,感覺不像是王牌,反倒讓眼睛有些不適了,而且運氣成分太重,有時候衰小,連續洗了四五次就是不見按鈕亮起——老天,我可是把三個人的全部MP送出去了耶?結果只打了個四五千?——有時候運氣一來,連按十幾次,又一個頭目死得不明不白,我覺得,既然一個人設定有三招不同等級的必殺技,幹嘛不一個人最多連攜三次就好,把自己的必殺技串成一塊,多賞心目阿!而且還可以維持一定的威力。

接下來談談劇本的問題,有人說主角太過沒有存在感,是個平凡人,但是這對我來說到沒有什麼問題,反而別有一番趣味,我在想,如果我是那個世界的其中一員的話,我大概就會是像梵那個樣子,這樣玩起來有一種代入感,可以讓人更盡情融入那個世界當中。

問題在於,關於其他特殊身份的角色的獨立事件實在也不太多,所有的動畫,所有的事件發展全部都很「大」,我很難去對某個角色產生特殊的情感,畢竟著墨都不多,能夠讓角色活起來的情節都太薄弱了,就像我上一段說的,我可以接受主角這麼平凡,但是我也不見其他角色有比較突出——突出的不在他們的演出,多半是遊戲情節開始之前就已經做好的那些人物設定。

劇本粗分可以分為兩種——這規則放之動畫、電影、遊戲、舞台劇皆準——一種是角色劇,而另外一種是情節劇,前者重在角色性格的營造,事件的發展皆圍繞在某幾個角色之上,而這些事件會漸漸改變角色的內心,故事結束後跟故事開始前角色會有顯著的成長與改變,太VI就是很標準的角色劇。

後者舉個簡單的例子來說,就是星際大戰,就是魔戒,就是市售九成的奇幻文學,他們有很壯大很嚴謹的背景設定,故事情節的發展也多半都很「大」,就算有範圍較小,專注在某個角色上的情節多半也不會有多大篇幅,而且在情感上面的刻畫往往也難以感動人,不是不夠深刻,就是滑稽可笑。

太XII雖然不至於滑稽可笑,但是就是不夠篇幅,不夠深刻,這幾乎可以說是情節劇的通病。

所以太XII的優勢無疑的就是大場面,然而,場面再大,有可能大過開頭動畫嗎?至少玩至目前為止,還沒有哪一段情節讓人印象深刻。於是這種壯大的故事破題反而成為一種缺陷,讓人膩的很快的缺陷,就像是吃法國菜,先端出了大塊牛排,才回頭出沙拉小菜——價錢很貴,食之無味。

這些問題是當我辛辛苦苦擊敗頭目之後,畫面上開始演出一段為時不短的即時運算劇情,我卻心不在焉的想著待會是不是要去看電影,乾脆直接按SKIP跳掉記錄關機出門算了的時候,我才驚覺,本來最該是RPG的靈魂——劇情——我居然想要跳掉?原來,這款遊戲的遊戲性已經遠遠駕凌在情節的精彩程度之上了。

我可以斷定,太XII絕對是一款空前的大作,但是它不適合我,畢竟我認為RPG翻譯成中文都叫「角色扮演」了,怎麼說我都比較想看角色如何成長、改變,至於大戰爭、大場面、大魄力我想就不是那麼重要了,正一如我本人不是那麼愛看魔戒一樣 。


spider-man3

從小就愛看超級英雄電影,我想是從提姆波頓的【蝙蝠俠】讓我開始作惡夢的那一刻起,就注定我要一輩子追逐這些愛作怪的蒙面英雄們,於是只要知道又有什麼超級英雄被改編成電影,說什麼我也要找來看一下。

但是,超級英雄要拍得好看不容易,爛片倒是不少,在我心目中堪稱經典的只有【蝙蝠俠一、二、開戰時刻】、【蜘蛛人一】;而私心特別喜愛的則有【刀鋒戰士一、二】、【地獄怪客】、【蜘蛛人二】,至於其他沒提到的雖然未必是爛片,但多半是觀影經驗上稍微比較不愉快的。

至於想知道什麼叫做超級英雄爛片翹楚嗎?去看看【神鬼制裁】吧,真的是爛到讓人難以評斷,聽說還要拍第二集,哈。

我認為,超級英雄改編電影有著難以突破的原罪,原作是長期連載的作品,劇情的精彩程度也往往隨著主筆以及編輯的不同而有著極大的差異性,再加上各個角色之間的前因後果有得更是複雜至極,而既然要拍成電影,如何去整合原作中的角色情報量以及最精彩的片段就成了腳本家最頭疼的事了。

【蜘蛛人一】【蝙蝠俠:開戰時刻】為什麼能成為經典?

這兩部電影剛好是超級英雄漫畫改編作品的最佳典範,一般而言,漫畫作品的優勢在於不受限制的畫面營造以及無限延伸的想像空間,可是相對於書本或是電影等其他創作媒介,難以深入探討的劇本和過度扁平化的角色多半是較為貧弱的一環,當然,這其中勢必牽涉到讀者年齡層的問題,不過也正因為這幾乎是一種約定俗成的現象,所以不論書中主角多麼的愚蠢、性格多麼的單一,我們依舊能夠從中獲得極大的樂趣。

但是電影的角色依舊是這麼的不立體,這電影還會好看嗎?

【蜘蛛人一】成功的第一步在於電影成功的保留美式漫畫的畫面氛圍與獨特的幽默感,基本上漫畫改編作品只要達到這一點就可以算是合格了,附帶一題,極致就像是【300 壯士】與【萬惡城市】,可惜的是,不少改編作品連這點要求都達不到。

而成為經典的第二步就在於,電影的腳本將漫畫原作的角色性格挖掘的更加的深刻,不管是彼得小人物的掙扎與煩惱,或者是反派之所以成為反派,甚至是本該安分的作為一個花瓶的女主角,全部都透過各種寫實的事件來一點一滴的將角色建立起來,所以【蜘蛛人一】的節奏雖然不快,但是卻十分的飽滿。

【蝙蝠俠:開戰時刻】就又是另外一種類型的典範了,本片將蝙蝠俠原作的設定框架重新的「再詮釋」,大膽的將漫畫內容的重心轉移,從「蝙蝠俠降妖伏魔」轉化至「蝙蝠俠作為一個人」,這樣的改編讓劇本的撰寫空間變大了,能夠隨著導演以及編劇的需求來加其深度與廣度,當然,這樣的改編方式風險也相對較大,一般的改編作品就算劇本不好,只要畫面呈現的效果依舊脫胎自原作,多半也還能夠得到硬派漫畫迷的支持,而這種改編方式如果劇本不好,很有可能會落得兩頭落空,既無法成為有深度的電影,也不易被漫畫迷給接受。

,【蜘蛛人三】呢?

畫面呈現上的大量強化讓人看得大呼過癮,導演說這是三部裡頭最棒的一部這個我也覺得同意,如果單就戰鬥份量以及畫面特效的爽度來看,對我來說,這還比【300 壯士】更爽,但是同時也失去了蜘蛛人前兩集的優勢:不疾不徐的敘事節奏以及詳細鋪陳的角色性格。

【蜘蛛人三】的前半段依舊是依循著舊有的步調在走,沙人的犯罪動機與性格、瑪利珍的失意相對彼得的得意、彼得面對自己好友的矛盾與想要解釋卻不得的無力,一切似乎都還在導演山姆的掌握之中,然而不知從什麼時候開始劇情就像雲霄飛車一般的失速下墜,一個接著一個誇張而缺乏鋪陳的事件排山倒海而來,讓人無所適從,一下子有人患了失憶症、一下子有人穿上衣服、一下子又殺出個第三者,沒有邏輯性的情節發展讓整部作品的結構以及節奏變得古怪至極。

劇情要營造衝突最重要的就是角色情緒間合理的鋪陳,沒有鋪陳就直接展開衝突會使得情節顯得粗糙而廉價,沒錯,這就是我們所謂的肥劇,劇中角色哭得死去活來,身為觀眾卻一點也感受不到角色的情感渲染力。

回到一開始提到的漫畫改編原罪來說,這次【蜘蛛人三】的劇本正是受到這種原罪的影響,從蜘蛛人到VENOM,中間可能需要經過數期的連載鋪陳,可是這一段關鍵劇情卻必須在這一集當中得到完美的解決,同時又得要加上已經鋪陳了兩集的惡魔二世以及殺叔仇人,這讓整個劇本嚴重缺乏整體性,我在觀影的當下竟有種在看動畫版的感覺——而且還是剪片剪很兇的動畫版——劇情是一段一段推演的,而不是一部擁有完整「起承轉合」的電影。

不過幸好,山姆雷米的表現手法依然是那麼的有趣,我最喜歡的一段就是蜘蛛人落入暗面的時候,他讓彼得在路上跳著愚蠢的舞蹈,快節奏的穿插蜘蛛人各種得意的舉動,雖然愚蠢,但是卻充分的展現一種極具趣味性的色幽默,反正剩下的篇幅也不多了,與其演出蜘蛛人用殘暴的手段對付路邊混混,不如回歸彼得本人來耍智障還來得有說服力。

這種若有似無的冷面幽默,一向是我喜愛蜘蛛人的主因,這次脫序的劇本演出並沒有讓內容走味也是我覺得最欣慰的一點。

至於如果有第四集的話,我還期不期待?只要山姆雷米繼續掌鏡的話我就會期待,畢竟這幾年的超級英雄電影這樣看下來,我是稟持著「有笑有推」的心態,而山姆總是能夠讓我在戲院中開懷大笑,我想,劇本再爛應該也不容易爛過第三集,就讓我樂觀其成吧。



| HOME |

Design by mi104c.
Copyright © 2007 MOVIE & ACG NEVERLAND, All rights reserved.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