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MIN TITLE LIST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requiem for a dream

夏天代表熱情、上升、以及希望;秋天代表凋零、下坡、以及沈淪;冬天代表虛無、谷底、以及絕望,那麼,春天還會在絕望之後到來嗎?

這部片的主題是「上癮」,年輕男子跟他的死黨以及女朋友沈溺於毒品之中而不可自拔,甚至想要透過毒品買賣來賺取暴利,事實上,他們一度做到了;年邁的母親著迷於中獎節目(類似樂透開獎,邀請中獎人到節目中露臉以示公信力),一封得獎通知讓她下定決心減肥,有決心卻沒毅力,她求助於私人診所,並長期服用來路不明的藥,在不知情的狀況下上癮。最後,這些角色們通通付出了慘痛的代價。

表面上看來,悲劇是起因於藥物的上癮,然而在更深處的地方,卻潛藏著比藥物上癮更可怕的毒,也正是這可怕的毒讓觀賞這部片的人無不頭皮發麻,那個毒就是「美國夢」以及「愛」。母親對美國夢的渴望,完全表現在她對開獎節目的著迷,面對兒子的控訴以及抗議充耳不聞,我們難以理解她的執著從何而來,看起來電視似乎是破壞她跟孩子之間感情的重大因素之一,然而隨著劇情的推演,我們發現電視非但不是破壞者,反而是唯一連結著彼此的愛的橋樑,這才是令人感到震驚之處,更震撼的是在嚮往金錢的美國夢之中,真正渴望的是因此過得更好的兒子。

主角跟死黨兩人則是強烈渴望母愛,在主角吸毒的幻視中,他看到的雖然是女朋友,可是女朋友身上的衣服卻是母親最漂亮的紅洋裝,紅洋裝在片子裡也是很重要的愛的象徵,那是母親在參與孩子生命中最重要的一刻時所穿的服裝,雖然實際上它舊了、褪色了,可是在兩者的想像之中,紅洋裝永遠是那麼亮眼;死黨對母愛的渴望同樣也是在吸毒後的幻視中呈現在觀眾眼前,有意思的是,甚至是在跟女朋友纏綿前才浮現出來,這不禁讓人懷疑,兩人對於女朋友的愛是出於一種有缺憾的母愛,也讓人欷噓兩者都很渴望能夠親密的經營母子關係,卻只能在想像以及替代品之中獲得滿足的悲哀,那是一種很深很深的哀傷,明明是相愛的,卻只能在互相傷害之中成長。女主角渴望的是親密男性的愛,她的美國夢是服裝設計,兩者乍看之下似乎一度都獲得了滿足,可是當美國夢醒時分,才顯得兩人之間的情愛有多麼的薄弱,最後甚至忍受不住對毒品的渴望,出賣自己的肉體,這是對毒品成癮、對夢想成癮、對愛成癮的苦。

雖然這部片超級悲情,可是我必須說,在觀賞的當下,我的情緒起伏相當的小,對於劇中角色的脫序演出我不覺得同情、不覺得心痛、甚至不覺得悲慘,我很清楚我是一個旁觀者,我的腦袋能夠更清楚而理性的去思考,這都歸功于導演的拍攝手法,他就是要讓觀眾抽離,很多鏡頭語言都擺明了「這是角色的體驗,不是你的,別把你那廉價的同情心帶進來,如果你有時間同情他們,何不想想看家中的母親是不是整天坐在電視機前面等著樂透開獎?」這樣的處理更讓人在事後回味這部影片的時候感到頭皮發麻,我們只能看著劇中的角色走向 毀滅,什麼也作不到。

這部片順著夏天、秋天、冬天的腳步推進(未必是同一年的三季,一條準確的時間軸對於本片來說根本不重要),在劇末,所有的角色都呈現一個躺著、蜷曲的身體姿態,我想,他們是在冬眠,是處在一個最絕望的狀態,在STAFF表跑出來的時候,我在等,跟劇中的角色第一次有著同樣的期待,期待冬眠的結束,期待被導演所遺忘的春天的來臨,字幕結束的時候,春天,來了嗎?我想就留待各位自己去觀賞了。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 HOME |

Design by mi104c.
Copyright © 2017 MOVIE & ACG NEVERLAND, All rights reserved.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