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MIN TITLE LIST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rocky

醜話先說在前頭,這部電影說教意味太強,劇情發展有不少地方都太過匆忙,角色的發展與深度多半也都點到為止,主題性雖然強烈,但是卻也隨處可見各種被攔腰折斷的可能性。

要說洛基六真是一部不能錯過的好電影,我還真是沒辦法昧著良心說出口。

但是我卻看到眼淚在眼眶裡打轉,主題曲不停的在耳邊盤旋,揮之不去,說實在話,我本人尚稱年紀輕輕,史特龍在影壇上叱吒風雲的那個輝煌時刻我並沒有及時參與,那是屬於我老爹們的電影,我對洛基的印象,建立在一卷卷的發霉錄影帶之上,我只認識洛基跟史特龍,卻不知道他們揍扁了幾隻豺狼猛龍。

我不知道該如何解釋我內心的那種感動,更罔論對這部電影發表評論,我想應該是一種投射,對於早已模糊不已的兒時回憶的一種再現,我看著大螢幕裡頭的洛基,看著他對年華老去的那種無奈與內心依舊熱血澎湃的男兒魂的衝突,看著他數落著現代的年輕人的糊塗,看著洛基引領兒子走出自我的禁足,看著洛基走向那擂臺的不歸路,不知怎麼的,我依舊受到激勵,明明這一切似乎是這麼的不合理,甚至幾近愚蠢,但是這一切就是合理,就是有動力,為什麼?

因為他是席維斯史特龍,因為他是洛基,我想。

整部片所有的不合邏輯的情緒線的發展,全都因為「洛基」而成立,這是專屬於洛基的邏輯、人性,誇張到離譜的背水一戰,幾近不可能的打完全場,這似乎已經成為史特龍本人的一種最佳寫照,一個不斷的走下坡的老牌肌肉動作演員,不停的在各個充滿回憶的地方如同幽靈一般的遊蕩,一遍又一遍的,述說自己輝煌的過去,我覺得,我不只是看到一個退休的拳擊手念念不忘擂臺上的生死鬥,真正讓我感動的,是年少爆紅卻又逐漸遭人淡忘的史特龍對於自己的真實人生的一種反動。

整部片的張力,全都因為史特龍這個演員最真實的演出而生動,幕總有一天會落下,但重要的是你還能承受多少重量而前進,洛基的幕已落,但是史特龍的戰鬥似乎還沒有結束。

特訓的場景要是在長個幾分鐘,我想我的眼淚大概就會不爭氣的落下。


runningscared

在開始談這部電影以前,我想先講一個故事:有一個少女,她心地善良又可愛,無奈家境貧苦,父親酗酒,所以飽受虐待,甚至連本該是一年當中最溫暖的日子聖誕節都必須出門賣火柴,但是今年的聖誕節父親發作的特別害,不僅把她的鞋子給脫去,還罰她在賣完火柴之前不可以回家過聖誕。

小女孩在路上好冷好冷,又沒有人要買火柴,於是她對著火柴許願,點著一支又一支的蠟燭,首先她看到溫暖的爐火與房子,再來是滿桌的美食,最後她看見了已逝的慈祥的奶奶,並就此閉上了雙眼,安詳的凍死了。沒想到,天使看見了這個可憐的女孩,便下凡來把她的靈魂也一併帶回天堂,從此,女孩在天堂與奶奶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

這便是【奪命槍火】的故事大綱,只不過小女孩換成了受虐的俄羅斯小男孩,賣火柴則成了一段又一段驚恐的大逃亡,而這個版本的【賣火柴的少女】,則是我所看過的最緊湊而扣人心弦的版本了。

本片之所以吸引人目光,在於其角色性格建立的十分的鮮明,Joey的火爆以及對受虐鄰居的同理心,透過許多簡短的句子以及表現,就讓我們瞭解到他對渾球父親的憤怒,同時這股憤怒也轉移到該死的俄羅斯鄰居身上,而他一開始看不起Oleg,也正是因為在他的身上看到年幼、無助,只得逃避的自己,然而當他發現Oleg對自己的父親舉槍反抗之後,雖然為他帶來極大的困擾與危險,卻也勾起Joey非要保護Oleg的決心。

Oleg在逃離家中之後,所做的行為正如賣火柴的少女一般,緊抓著任何一個可能的希望,從一開始遭遇的妓女,到後來的變態中年夫妻,他總是緊緊的想要從中再次獲得希望的光芒,然而一次又一次的幻想破滅也為他帶來了更多的危機。最後,他終於遇到一位貨真價實的天使,縱使天使嘴裡總是三句不離「FUCK」,縱使天使身上總是帶著一股危險的氣息,縱使天使是個臥底,縱使天使只是個廉價的不死英雄。

其他的登場角色也多半充滿著一種迷人的狂氣,Joey的義大利損友Tommy開場槍戰時瘋狂的表現令人難以忘懷,險中求生讓他的身份更具有說服力;Teresa對於自己孩子的寵愛以及教育態度也十分的有趣,對著變態夫妻開槍的動作令人大呼過癮,一連串的瘋狂事件發生後終於忍不住在兒子面前大罵三字經,還不忘調侃一下自己;Anzor雖然是個混球,但是最後裸身坦然面對最真實的自己:從容就義的牛仔——約翰韋恩——舉動雖然愚蠢,但是卻令人動容,不過看著穿過他身軀的子彈正好卡在牛仔刺青的雙眼時,真的是倍感諷刺。

除此之外,就算只是短暫出現的妓女、皮條客、變態夫婦,也都令人印象深刻,而將這些迷人的角色串在一塊的,就是一把弒警的兇鎗,透過這把兇鎗的流動,這些角色全都被捲入其中,在我看來,這把兇鎗也正是一種「恐懼」的象徵,這個恐懼的漩渦越轉越強烈,再加上這些角色自身的個性,使得這齣戲看來渾然天成,所有的角色們就像是持續驚恐的瘋狂大暴走,讓身為觀眾的我不由得也跟著情緒高漲了起來。

影像的呈現與演出是本片最棒的一個部分,虛實交錯的表現手法用得恰到好處,該噴血的地方也一點都不吝嗇血漿,最後的一場槍戰更是把這場暴走帶到一個極致的高潮,本片的暴力美學在近年來的槍戰動作片中無疑是頂尖的,雖然沒有大量的慢動作或者鏡頭晃動,確有著更強烈的腎上腺素誘發效果,片頭刻意的誤導觀眾,也讓我在看到最後十分鐘的時候緊張不已,雖然結局令我絕倒,但也無損本片前幾十分鐘的美好


要說本片是一部完美無缺的動作槍戰片其實也實在有些困難,光是劇情的邏輯性以及流於俗豔的結局就夠讓人扣上大把分數,不過,有槍有血有瘋子,再去奢求劇情的完整性以及深度也未免太過貪心,光是看子彈穿梭於牆壁玻璃之間,就足夠讓今晚多配上三碗飯,這麼充滿狂氣的好片,怎麼能夠錯過?


我討厭煙味,所以我不抽煙,但是我卻越來越能夠理解為什麼要抽煙。

小時候我看到煙霧瀰漫的區域直覺就是「不好的」、「邪惡的」,接著就是避之唯恐不及,我甚至覺得,這東西的味道比狗屎還嗆鼻,有什麼好抽的?在路上看到有人邊騎車邊抽煙心理會想著:空氣難道還不夠糟嗎?

然而,抽煙這種符號卻隨處可見,不僅僅是在馬路邊、餐廳裡、候車室,就連電影當中夢幻的英雄們也都是煙不離手,於是我跟我姐都有一種迷思跟想法:要是煙味不臭的話,我也想抽煙,看起來挺有型的。

直到現在,我越來越涉入所謂的社會環境,我才知道,抽煙是為了讓人不會沒事可作,在日本工作的人們可以用「我去抽根煙」的理由來要求要休息,沒煙抽的人看起來就像是在摸魚;在劇場工作的人們休息的空檔時間一定要手上夾根煙才會讓你在現場的身體姿態看起來是合理化的,如果你不習慣在休息的時候抽煙,你怎麼看都不像是劇場工作者,那你最好還是選擇去坐鎮辦公室或者當導演或演員吧,當然,如果你是個會抽煙的導演,技術人員會覺得你特別有親切感。

不過真正讓我覺得沒煙抽很寂寞的狀態是:等人跟獨處的時候,在沒事可作的狀況下等人會讓人顯得很不耐煩,獨處的時候不抽煙會看起來很像發呆,這還真的是讓人沒辦法拒絕拿煙起來抽的好理由。

那結論是我會學著怎麼抽煙嗎?才怪,並不會,我只是在想,如果高雄天氣沒有那麼熱的話,我大概會買好幾根棒棒糖放在口袋裡,反正遠遠看,雙手插口袋,含著棒棒糖也還是蠻有型的不是?


昨天看著奧斯卡現場的轉播,我並沒有抱持著任何得失心去看,反正我在意的片子並不多,然而,就在頒發最佳導演的時候,獎頒給了馬丁史科西斯,我感到有點訝異,畢竟這次他所入圍的神鬼無間並不好看(我主觀認為),不過心裡想著,反正他也的確是入圍好多次槓龜了,這次評審們不頒給他,也不見得會有下一次機會了。

然而,接下來的最佳影片就真的讓我把眼鏡拿起來往地上跌了(阿,我不是專家啦),頒獎時我正好整以暇的轉頭跟老姐說:唉壓,絕對不會是《神鬼無間》啦!下一秒我就被我隔壁的老姐嘲笑了......

我不懂的是,為什麼一部改編電影會成為最佳影片?就算他是一部成功的改編作品好了,論內涵、意義、趣味性各方面來說,都遠不如同時入圍的幾部影片才對,好,如果說這是我的主觀意見,那麼那些電影好歹也是原創作品,這種獎項不是正應該拿來鼓勵各種獨立而富有創意的原創作品嗎?

今天剛好就上了一門「藝術電影與文學」的選修課,剛好老師也在談這件事,他的說法十分的有趣,而且也讓我釋懷不少,他說,奧斯卡獎本來就是一種行銷手法,是宣傳、是好萊塢巨商的招牌,可是從本屆奧斯卡的最佳導演、影片得主看來,這塊大招牌的行銷狀況已經出現了很大的問題。

首先是最佳導演的頒獎者,並不是上屆得主李安,而是三位好萊塢既老牌又是活招牌的巨星級老爺爺:科波拉、史蒂芬史匹伯跟喬治盧卡斯。這樣的頒獎者組合有兩大疑點:第一,歷年來最佳導演頒獎者的慣例就是由上屆得獎者來頒發;第二,喬治盧卡斯從來沒得過最佳導演(對我來說,我把他歸類唯有統整性與思考性,但是極度缺乏畫面流動想像力的導演),連個沒得獎的大叔都站上頒獎台了,上屆得獎者怎麼會連被邀請的資格都沒有?

這代表什麼?代表奧斯卡開始在擔心「產業外移」了,所以才請來三位最具美國代表性地位的重量級巨星來壓陣,試想,如果連續兩年的最佳導演都給外國導演給拿走,那好萊塢該多沒面子阿?然而不爭氣的是,加上上台領獎的馬丁史科西司,台上一共有四個老到不能再老的老爺爺!

好萊塢的優秀導演已經出現青黃不接的嚴重現象了,讓我們看看李安,四十多歲,壯年,很餓,有強烈的創作慾望;《火線交錯》墨西哥導演阿利安卓崗札雷伊納利圖,同樣青壯年,一樣,很餓;彼得傑克森,《魔戒》、《金剛》,澳洲人,也是青壯年,你說,他餓不餓?

看來,現在的好萊塢似乎出現了跟日本吉卜力工作室同樣的大危機,長江後浪推不動前浪,前浪不肯放手死在沙灘上,結果,一灘死水,我想在我有生之年還可以看很多很多屆奧斯卡,也許,我可以看到世界各國在藝術成就上成功扳倒美國自大心理的一天?


看了三分鐘,畢竟這東西最近很紅,我怕跟不上時代所以看了一下,我覺得阿,說那群什麼澀會美眉背、腦殘、想紅,似乎有點太給他們戴高帽了,反正這東西既然會紅,那不就表示社會機制以及價值觀選擇了這群人嗎?不懂幹嘛有人愛看又愛罵的,然後拿人家超短裙來意淫還說人家淫蕩不能移,在我看來,他們只不過是把現今年輕人私底下的口無遮攔、傻理傻氣、外貌協會給擺到電視上去而已,覺得他們低俗到不行,幹嘛不先反省自己有沒有比較高級?

我只對那群女孩感到汗顏,我光想起自己大一大二有多麼的低能白爛,就不禁覺得人生了無生趣,當她們三五年後想起自己如此的在電視機前面快樂的耍小白,會不會想要直接打開窗戶飛向未來?

不過,也許三五年後,她們依舊沈迷於歡樂的表現自己輕盈的體態,以此經歷自豪也說不定?



Prev | HOME | Next

Design by mi104c.
Copyright © 2017 MOVIE & ACG NEVERLAND, All rights reserved.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